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祈魂傳說 起點-第26章 不敗的存在閲讀

祈魂傳說
小說推薦祈魂傳說祈魂传说
正如白止计算的那样,少女刚一露头,白止便大叫为自己壮胆道,“如来神马掌!!”按到少女额头上。少女好像断线的风筝向后飞去,脑袋冲后撞在保险箱上,保险箱当即凹了进去,发出一声“铛”的巨响。
白止感觉自己像是拍上了铁板,双臂感到阵阵酥麻袭来。“现在的自己双手使不上劲了,得缓一下了,幸好把这个怪物解决了。”白止这样想到。
还未等白止放松之时,只听隔间中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只见少女扭了扭脖子,从保险箱堆里爬了起来,这么强力的一击竟然没有效果!如果硬是要找些效果的话,就是那指甲断了,少女为了摔得不要太重,将指甲插向地板,导致指甲断裂在地板里。可见他是存在一定智商的。
在少女站起来的这短暂的期间,指甲又恢复如初,不,应该说更加粗壮了,甲层已经包住了双手,延伸到了两只小臂之上,形成了两只爪刃。及腰的长发犹如凝固了一般缠绕于额头之上,变成了由头发组成的刺盔,和少女的脑部融合到了一起。被这一掌触怒了的少女赤着脚、仰着脖子、呲着长长的獠牙慢慢的轻轻的向白止走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接近自己的恐怖少女,双臂依然酥麻使不上力气的白止还站在原地,额头上已然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伴随着危机的来临,白止似乎进入到一种玄而又玄的静谧之中,整个世界仿佛安静的只能听到古宅外的暴雨打落在房檐上的滴答声及少女慢而轻缓的脚步声。安静的似乎连隐藏在暗处的毕长歌也暴露了到了他的视野之中…
女忍者椿的心事
清缓行走中的少女似乎发现了对手的异样,赤着的双脚腾空而起,抬起双臂张开爪刃跃向白止而来。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对手,白止依然不慌不忙,在这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下,对方的攻势好像慢的如同蚂蚁在爬一般,就在爪刃就要贴上白止细嫩的脖颈之时,白止左脚后撤一步,侧身,下蹲,闪出一气呵成,直接站在了对手身后,在对手还未反应过来之时,白止向后一撤,双腿下蹲,小腿周围缠绕一层通红如火焰般灼热的气流,用力一跃,向少女后背踏去。
少女如同感应到了什么,双臂违反人体定律般的不自然扭曲的护到背后,利用被指甲武装了的小臂档向白止的双腿。当白止的双腿踏到少女的小臂时并未被完全挡住,冲力连带着少女的身体一起向下撞去,少女被踏倒在地,整个古宅好像都震动了一下。“嘎吱”一声骨折的声音响起,少女的脖子应为冲力过大,头部过重直接断掉了。双臂上的指甲也被踏碎了,只剩下淌着两摊黑血的血肉模糊。
庶女榮寵之路 菠蘿飯
白止看到这种画面早已忍受不住胃里的翻滚,把今日在农家院内吃的家常菜吐了少女一后背。在吐了食物后的一瞬间,白止脱离了那种奇异的状态,突然感觉自己的力气被一下子抽空了般,向躺在地上的少女身旁倒去。
当白止倒地累到即将昏厥的时候,他那马上要闭上的眼睛看到少女那漆黑如墨的双瞳就那么死死盯着他看。白止在这死一般的沉寂的目光中沉睡了过去。
在梦境中,白止浑浑噩噩的走到了一扇红色的大门前,他用力推开了这扇门,门后面是一片火红的世界,周围的一切都充斥着简单的红色,他站在红色的平原上,静静地看着红色的天空中那轮深红色的太阳。好像在等待什么,好像需要等待什么,他不知道,但他就这么静静地待着。
就在他看着那轮太阳发呆之际,一个七八岁的黑发黑瞳的小姑娘走到了他的面前,面露害羞腼腆的表情问道:“小哥哥,你能让我把你吃了么?”说罢,便突然变成了一张黑漆漆的大嘴,嘴边还流着黑色的液体。
现实中,少女折断的头颅上的刺盔恢复成了及腰长发,长发分为四股。融合在一起,凝结成了一对简单的四肢,然后缓缓的爬向白止。
[APH]HONEY
就在那占据整个头颅三分之二的嘴张到了能直接吞下一个成人头颅的大小的程度时,以及那滴着黑色血液的獠牙距离白止自由不到一掌时,一把漂亮的古色古香的实木把的银色双管灭灵枪,发出两股银白色的光芒飞向那恐怖的怪头。两股银白色光芒如同星星之火一般,由接触到怪头的头发开始,点燃了整个怪头。怪头在白色的火焰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以及斯斯的燃烧声,慢慢化为一缕青烟消散而去。
靠在墙边看着银色双管灭灵枪慢慢消失在身边的毕长歌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新人,这只嗜魂的另一部分只能靠你自己了。”说完后静静地站在白止的身旁。
梦境。
“吃了我,你这么小让你咬,你都咬不动吧。”正从惊愕回过神的白止还未想明白少女的意思时,便看到少女变成一团丑陋可怕的大嘴时,依然用打趣来壮胆道:“哎,真是美不过三秒啊。”话音刚落,直接向后逃去。
只见双方在这个无边无际的红色平原开始做起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幸好少女化作的大嘴飞的并不快,一直吊在白止的身后一段距离中。这场惊心动魄的追逃战反而变成了持续奔跑的马拉松拉力赛了,就在这滑稽的生命马拉松之战中,白止竟然感受不到一丝体力的流逝,貌似在这红色世界中,他就是天空中的那轮红日,看似简简单单却主宰着整个红色世界,在这里他就是那不败的存在。
看着吊在身后那越来越单薄的黑色大嘴,白止停下来脚步,回身便是一掌如来神马掌,在红色世界中的神马掌貌似得到了加成的极限,只见两张两人高四人宽的暗红色的掌印向那黑色逐渐惨淡的大嘴飞去。
“哇,我这绚丽的大掌印啊,这怪物估计会被拍成灰灰的,我果然好厉害啊,哈哈哈”看着掌印飞出的白止抬起自己的双掌拍了两下得意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