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 愛下-第二百二十五章終於可以收網了。熱推

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
小說推薦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书生们见山长发了话,再不敢怠慢,忙走过来要将汤盛抬走了。
可岚阳夫人阻拦道:“不行!这件事没有解决,怎么能半途而废!人无信不立,说出的话就要做到!”
不为居士看着自己面目狰狞的妻子,气道:“信字也要分对错,看轻重!你们本就错了,为何还要一错再错!”
岚阳夫人听丈夫非但不帮她,竟还指责她,激动地指着花舒月所做的那些诗文道:
“老爷,你看看那些诗文,那些都是我与你信中提起的那位花五姑娘所做的诗,可花六娘为一己私欲,却要诬陷她抄袭了别人的诗文,难道我等读书人遇到这种不平事还要袖手旁观么!?”
听岚阳夫人这样说,不为居士身后的小厮不由伸着脖子朝那些诗文看了过去。
可看见那些字,小厮眉头都挑到脑瓜顶,惊讶地朗读道: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咦?这首诗我也会背啊,不过这首诗还有后四句啊,我记得是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小厮的话,瞬间让众人瞠目结舌。
“你,你怎么会背这首诗?”
“这不可能啊!这是舒月小姐刚刚写出来的。”
小厮表情更加怪异了,“这首诗,在洛城那边三岁稚童都会背的,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们竟然没有读过?”
随后,他又看向另外几张纸,口中喃喃着:
“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他越读,脸上惊讶的表情越是夸张,忍不住抬起头看向不为居士道:
“先生,这些诗咱们都读过啊,这一路您念得我耳朵都出了茧子了!”
小厮的话让众人再次哗然。
“都读过?”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些诗真的不是花五小姐写的?”
“山长不会骗我们的,不然那小厮也不会背诵出县主刚刚背诵的诗!”
这时候,众人的目光齐齐朝花舒月投了过来,让花舒月无所遁形。
此时花舒月的脑子里犹如飞进了成千上万只蚊虫一样,嗡嗡作响。
她真的不明白,为何不为居士和那小厮会读过这些诗!
不为居士也朝花舒月看了过来,他从毛驴背上的口袋里抽出了一本书,拍到了岚阳夫人面前,冷声道:
“你好好看看吧!”
岚阳夫人忙将那书拿了起来,展开后的第一首就是《咏梅》。
随后,她每翻一页脸色就难看一分,看到最后险些晕倒在地上。
这本书名为《诗百首》,收录了很多首诗词,花舒月刚刚写下的那十几首诗词,皆能在这书中找到!
花舒月的脑子已经无法运转了,她上前夺过岚阳夫人手里的书,看了上面的诗文,她的双手都无法控制地抖了起来。
这本书上的大部分诗词她都读过且会背诵,只是这些诗文作者一行都写了两个字——佚名。
只有《赋得古原草送别》那一首下面的作者一行写着香山居士。
不管这香山居士是谁,肯定不是她!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有人跟她一样穿越到这里来了?
花芊芊看着花舒月那不知所措的表情,她的眸光就像是一张诱捕住猎物的网一般让人窒息。
这一切,她早在赏梅宴之前就开始布置了,如今,终于可以收网了。
花舒月想用这诗词扬名立身,她就要用这诗词让她身败名裂。
她之所以费了这么多周折,没有当众提起将这些诗词写出来,就是不想让众人怀疑到她的身上。
毕竟,谁都没有读过的诗词只有她与花舒月会背,这实在叫人匪夷所思。
花舒月之前已经问过她很多奇怪的话了,她不能再引起别人的怀疑,更不能让花舒月发现她是重生而来。
所以,她早早就让人拿着这些书去了洛城,扮成家道中落的世家子,为生存不得不将家中珍藏多年的书籍拿出来售卖。
这样好的诗文想要流传开并不难,洛城书局的东家肯定也不会放过赚钱机会。
以她的推算,就算游历的不为居士没有将这些书带回来,再过几日,这些诗文也会流传到京都的。
爬得越高,摔得越惨,只有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花舒月才会从云端摔进泥坑!
既然不为居士赶了回来,花芊芊便悄无声息地看了一眼人群中一个拿着书本的男人。
那男人会意,立即将书本藏在了衣袖中,装作普通百姓,继续跟着众人看起热闹来。
此刻,松阳学院的书生们已经将那本《诗百首》传看了一遍,有书为证,还有什么可说的。
众人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或羞愤,或愧疚的表情,纷纷垂下了头。
原来这些日子,他们崇拜追捧的,就是一个抄袭他人诗文,其实狗屁不懂的女人!
为了她,有人花了大把银子,求人将她的诗文谱成曲子,还有人为了维护她的名声与人大打出手。
可到头来他们竟然成了被人愚弄的笑话!
不为居士看着虚弱的汤盛,让几个学生将他抬去医馆。
等汤盛几人走后,不为居士又看向岚阳夫人,他心中的怒气再也无法遏制,斥道:
“你罔顾学生性命,偏执善妒,不配为人师母!从今日起,你莫要留在书院了,回禹城老家去吧!”
“你说什么!?”
岚阳夫人没想到不为居士在这么多人面前斥责她不说,还要逐她回老家!
“你怎么敢赶我走!我做错了什么?我也是不知情的!”
“你!”
不为居士瞬间涨红了脸,事到如今,她竟还不知自己犯下了多么愚蠢的错误!
“我决不会离开京都,除非你休了我!”
“好,那老夫便成全你!”
我家后院是唐朝 小说
不为居士显然是怒极了,从前的那些小事,他都可以不在意,但这一次,他不可能再姑息她!
他找来笔纸奋笔疾书了一阵儿,随后便将休书丢到了岚阳夫人的面前。
“你自己写出《女训》、《女诫》,却是宽于待己,严于律人!
農家醜媳
你这样的师娘,把这些孩子们教得迂腐又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