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穿成惡毒師尊後,我把孽徒養嬌了》-第90章 八個沈沐晚個個妖嬈分享

穿成惡毒師尊後,我把孽徒養嬌了
小說推薦穿成惡毒師尊後,我把孽徒養嬌了穿成恶毒师尊后,我把孽徒养娇了
崔远帆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没想到眼前这个看着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竟然眼光如此毒辣,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对什么都洞若观火。
这份洞察力连他这个活了近二百年的人都不得不叹服。
沈沐晚看出了崔远帆的警惕,笑了一下,“崔老太爷,不要多心,我并没有探知你们崔家家事的欲望,也没那能力。本座全凭……猜的!”
“猜的?”崔老太爷没说什么,反倒是齐管家没忍住问出了声。
“是,其实不难猜,以老太爷现在的身体状态,余毒如果要清干净至少要半年以上,而明天就要恢复正常显然就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但无论是哪种手段,必是在短时间内将全身灵力催动起来。
崔老太爷体内的筋脉封闭已久,这样突然充满灵力,恐怕必会爆裂,到时药石无医。这无异于饮鸩止渴,所以我才有此一问。”沈沐晚不慌不忙地又抿了一口有些凉了的茶,感觉茶水中的灵力丝丝地渗入筋脉很是舒服。
崔老太爷点了点头,“不愧是沈峰主,心思比普通人更细密。”长长地叹了口气,“老夫又何尝不知,只是老夫筋脉已经堵塞太久,即使不那样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说着看向崔凌云,“如果能在我活着的时候帮小云把那些该除的人除了,他以后的路也会好走一些。而且我也绝不能把崔家交到那些人手中,他们不仅会毁了崔家,就连整个仙门都得被他们荼毒。”
说完眼神变得十分坚定,“崔家百年前的事绝不能重演!”
沈沐晚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心说难怪崔凌云的心性与那三崔不同,这个崔老太爷在仙门世家中极有威望,不仅是因为他的修为高,几十年前就已经是元婴后期,更是因为他为人正直有胆当。
崔家在他的带领下本应越来越兴旺,可是最近几年却突然闭关不出,看来就是因为被人下了这毒。
灵兽峰长老厉厌的三个徒弟,同样出身崔家,但却是崔二太爷的孙子,书中记录这个崔二太爷本身就是个祸害,为了提升灵力无所不用其极,所以他的三个孙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一贯欺软怕硬,仗着自家是仙门世家尤其看不起晏瀚泽这样的平民子弟,上次让在灵兽峰让沈沐晚一人打掉一颗牙之后收敛了一些。
近几年崔家的事很多都是由这个崔二太爷在管,沈沐晚猜测崔老太爷中毒之事应该也与他脱不了关系,老太爷如果死了,崔家所有的权利便都落入他手,灵力资源的分配也由他一手掌握。
书中提过一句,崔老太爷死后,崔凌云因为年轻势单力薄,被崔二太爷掌权后的崔家打压得几乎没有容身之地。
加上那个时候晏瀚泽已经入魔道,把玄极宗杀光了一半,柳长风当时也已经被打残无力保护这个徒弟。崔凌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入了晏瀚泽的麾下,成了他的一支强有力的臂膀。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无法一一陈述。
虽然最后夺回了崔家的权力,但崔家也没有了他在乎的人,最后也是凄凉。
沈沐晚想着当时应该就是崔老太爷用了那种快速提升的方法,但最终并没有消灭掉他要消灭的人,反被对方反杀,不仅没给孙子清除障碍,更让崔凌云被崔家追杀。
她猜到了结局,但她不能说出来,现在正是一切事情发生的节点,如果自己方法得当,很可能改变后面的结局。
她走到崔老太爷塌前,“老太爷,可否让我探一下你的内息?”
崔远帆微眯着眼打量了一下沈沐晚,然后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微微抬起头。
沈沐晚这才仔细地看了看崔远帆,心说这老头年轻时一定是个美男子,崔凌云的长相已经是上乘,可他爷爷明显比他更俊美,饶是现在成了这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也还带着几分清逸出尘之态。
總裁大叔婚了沒
不由得看得有些怔住,抬起的手半天没落下去。
“师叔,是有什么不妥吗?”见沈沐晚迟迟没动手,崔凌云没忍住问道。
“啊?啊!没什么!”沈沐晚眨了眨眼,对自己的失态有些不解,自己怎么对着一个老头也能看呆住。
两指带上几分灵力按在崔远帆的眉间,将灵气在他的周身走了一遍,她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了。最后收回手,眉间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
“怎么样?”崔凌云和齐管家一起问道,反倒是崔老太爷自己没说什么,只淡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
“这……全身的穴道都堵住了。”沈沐晚仔细地措辞,看着崔老太爷,“您早就知道了,这种慢性的药并不会直接要你的命,只是渐渐地堵塞你的穴道,平时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突然一天发作,你便全身无法动弹。”
“所以你准备用强力冲开穴道的方法,强行使自己恢复正常,可这样一弄你的穴道便会破损且无法修复。就像……回光返照!”沈沐晚眉心一直没舒展。
崔老太爷苦笑了一下,“无所谓,我这副身体就算是把毒解了也已经废了。能有这一丝用处也没算白白浪费。”
“未必!”沈沐晚目光灼灼,“我倒有一个办法,也许有一线机会能治好你的病。”
“真的?”崔凌云问道。“那,师叔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一边说一边给沈沐晚下跪。
“凌云,别这样!”沈沐晚一把扶住他。“你的爷爷就是本座的长辈,本座自会全力施救。不然我也不会说出这种方法。”
她说完看向崔老太爷,“只是不知老太爷,能不能信得过本座,毕竟用了那法子,如果失败,就连之前的回光返照也不可能了。”
“爷爷知道那种方法?”崔凌云看向崔远帆。
“老夫生死已经看淡,只是那样会消耗沈峰主大量灵力,怎好……”
“老太爷不必在意这些,只要老太爷能信得过本座,本座愿全力一试。”沈沐晚一张小脸表情十分认真。
崔远帆也不是那种矫情之人,“好!大恩不言谢,如果老夫这次真的能成功,以后沈峰主有事旦凭吩咐。”
“老太爷客气,只是不知可有灵力充沛之地,这样更有把握一些。”
“灵泉!”三人齐声说道。
一道金光过后,沈沐晚再睁开眼睛,自己和屋内的其它三人就已经到了一个山洞之内。
只是这山洞不大,大约也就能容纳十几个人的样子,看起来与普通山洞没什么区别,只是洞内有一眼泉水正在汩汩地向外冒着泛着灵力的泉水。
水冒出之后汇聚到一个石槽,将流出的水都引到一个玉石围成的容器之内,那容器并不太大,大约能容纳三、四桶水的样子。
此时里面的水大约不到玉池的一半,灵气在里面不停地翻涌。
这应该就是崔家世代守护的灵泉。
“这灵泉里的水一天大约能出两桶左右,所以每天都会有专门的人来用玉桶将其盛出,按规定送到相应的家族中的各家。”齐管家解释道。
妹妹 小說
沈沐晚了解地点了点头,这么点儿水要分给族中那么多人,分到每个人可能也就是那么一杯茶,甚至位份低的人连一杯也分不到。
修行之人除了自己修行提升灵力之外,还有一个相对轻松的提升灵力的方法便是使用这种灵力资源。灵泉,灵兽,灵花,灵草。总之这种能让人提升灵力的外界物品统一被称为灵力资源。
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修仙之人都想尽办法争夺灵力资源。
玄极宗的灵力资源最多的就在灵兽山,吃了山上的灵兽便可吸收一些灵力为自己所有。所以每个峰能获得多少灵兽都是有数的。
虽然沈沐晚的傲雪峰上有一眼灵泉,但那个比眼前这个灵泉要差太多,那个灵泉的灵力几乎可以乎略不计。它只能帮那附近的梅花在极寒的环境中开花,喝了它根本不会有助于提升灵力。
蛊真人 蛊真人
而这个灵泉则不然,这里的泉水灵气十足,长期喝它的确可以增强灵力。所以它便也成了崔家各支上的人必争之物,崔二太爷不惜给崔远帆下毒也是为了独占它。
为了防止坏人偷泉水,这个洞口设有一道极强的结界,如果不知道法门,即使是化神级别的高人也进不来。
“这里果然灵气充沛。”沈沐晚看着灵泉,点了点头。
她抬头看了看洞外的天色,“天都快黑了,老太爷不如我们现在开始吧!”抬头又看向崔凌云和齐管家,“你们两个在洞口那里守着些,别让任何人来打搅,不然不只老太爷治不好,本座也有血脉逆行之险。”
崔凌云和齐管家都是极通透之人,当然知道其中的利害,两人赶紧走到洞口警戒着。
这时崔远帆已经盘腿坐于灵泉之侧,抬眼看向沈沐晚的眼中沉稳、冷静,不愧是一家之主,真有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胆色。
沈沐晚见他已经准备好了,也不再耽误,一抬手将玉骨小扇“刷”地一下展开,向空中一抛。
只见小扇在空中快速旋转起来,带着洞内起了一阵风,一开始弥漫于四处的灵气,渐渐地被风卷着一起向着小扇而去。
而那把小扇就像是个无底洞,把空中的灵气全都吸了进去,这还不止,贮水的玉池里的灵气也被强行吸了进去,眼看着半池的水很快就被吸了个干净,接下来小扇又开始吸灵泉里的灵气。
刚刚还在向外溢的灵力,被全吸进了小扇之内,泉眼的水位也肉眼可见地往下降,很快泉眼都见了底。
这下连一直镇定的崔远帆也变得有些不镇定起来,“没想到沈峰主竟然有这种手段?”
沈沐晚笑了笑,“哪是我厉害,是我这把扇子,它本是青龙的一截角所做,所以遇到水类的灵气自然更容易吸走。”
见泉眼中也已经没有什么灵气可吸,于是沈沐晚身形原地一转,双手捏着指诀,口中念念有词,两手向身体两侧一伸,瞬间一个人影化成了八个,将崔远帆围在了中间。
八个沈沐晚,八个姿态都不相同,每一个都做着不同的姿势,只是每一个都衣袂纷飞,好像在跳一种极其飘逸出尘的舞蹈。
首辅娇娘 小说
看在眼中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如同八个仙女同时在跳一曲仙舞,姿态万千,妩媚生姿,配上那出尘脱俗的小脸,更引得人无尽的遐想。
别说被围在中间的崔远帆,就连在洞口的两人也被这绝美的一景惊艳得目瞪口呆。
崔远帆更是眼中带上了一抹少年人的神采,看得有些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