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搗蛋闖天下 愛下-第二十三章 二大爺挑衣服分享

搗蛋闖天下
小說推薦搗蛋闖天下捣蛋闯天下
“这个简单呀,我们把衣服放在戏台那里去!”捣蛋看看王德他们,又看看一堆衣服,脸上露出了一丝阴谋。
“那走吧,还等什么,不然我回去的晚了,我妈又要骂我了。”张庆赶紧催促着说道。
王德他们十几个人,看着捣蛋他们三个把他们的衣服全部带走,瞬间脸色就黑下来了。
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吧!
“王哥我们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光着身子在这里蹲着吧!”杨虎一脸悲苦的样子看着王德问。
妻心如故 小說
“走吧,我们跟着他们,看他们把我们的衣服拿到哪里去了。”王德看着十个人看着他,只能咬着牙说道。
好家伙,十几个人全部光溜溜的身子,默默地慢悠悠的跟在捣蛋他们后面。
捣蛋他们三个很快就来到了张静婕的身后,看着依旧闭着眼睛,跟睡着了一样的张静婕。
“静婕,你在干什么?你怎么闭着眼睛,脸色还这么红?”
捣蛋他们抱着衣服,看着张静婕问。
“你们抱着衣服干嘛去呢?”张静婕有些意外了,你们把人家的衣服都给扒掉了。现在居然还抱着衣服不给了,什么情况?
“捣蛋说,把他们的衣服放在戏台那里去,哪里人多,让村里的人乐呵乐呵。”马国涛一脸坏笑着说。
张静婕看到捣蛋他们三个,一脸坏笑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们肚子里肯定憋着一股坏水。
没想到居然这样做,不过也好,这些人总要有一个人治治他们,不然真的以为学生很好欺负一样。
“行吧,你们爱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吧!那他们人呢?”张静婕也不说什么,谁让他们欺负自己呢!
“喏,他们偷偷的跟在我们后面呢!”捣蛋瞥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十几个人说。
“不看了,我们走吧!回家了,中午还要写作业呢!”张静婕听到捣蛋的话,也不好意思向后看,马上带头向着前面走去。
捣蛋与张庆,一脸疑惑的看着前面的张静婕,又看看身后光着身子的十几个人,两个人相视而笑。瞬间明白了,张静婕这是怎么了,原来是不好意思呀!
大意了,怎么能让张静婕看到这些恶心的玩意儿!奶奶的腿,都是这些个家伙,这次的事情,就这样,后面跟你们还没有结束呢!
捣蛋他们跟着张静婕一直往后沟里面走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个戏台的地方。
这里一般都是村子里面,村民们没事的时候聚集的地方。村子里面有什么新闻,有什么好事,有什么坏事,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戏台,是村子里面每年都会请人来唱戏。一般都是七夕节的时候,这时候基本上学生都在假期,也是村子里面的一种聚会的时间,最热闹的时候。
还有一个很古老的说法,就是大旱的季节,村子里面请人唱戏,祈求上天降雨,缓解旱情。
而且,那时候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在庙里作法请求下雨,后来这些都没有了。现在基本上都是唱戏为主,就是为了大家热闹。活着好多年的亲戚朋友没有见面了,趁着这个时间回来聚聚。
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小说
这时候戏台这里没有什么人,中午的时间,基本上都在家里休息,很少有人来这里坐着的。不过也有个别上了年纪的人,会在这里坐着抽旱烟,享受阳光。
张静婕站在远处,看着我们三个把衣服全都放在戏台上。
而戏台这里现在正有两位老人,抽着旱烟,吞吐烟雾呢!
看到我们三个满头大汗的抱着一堆衣服,他这些衣服全部扔在戏台上。
“捣蛋,你这个小鬼,这是做什么,哪里来的这么多衣服。”陈大爷说道
“这还要问吗?这小子准又没有做好事,肯定是在哪里偷来的,不敢回家,就来这里了。”高二爷一脸肯定的说。
“陈大爷,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哈哈”
“高二爷,这你就冤枉我了。我啥时候做这些事情偷偷摸摸的了。”
捣蛋看着两位老人,一边抽着旱烟,一边站起来来到这堆衣服跟前,翻看着。
“捣蛋你看着弄吧,太累了,我休息一会。”张庆把衣服扔在地上,坐在戏台的边上说。
“弄啥弄呀,交给两位大爷就好了。我们回家吃饭去了,还要午休一会,还要写作业呢!”
捣蛋看着张庆说完,转身就下了戏台,向着张静婕走去。
“捣蛋,你这个瓜娃子,你这些衣服放在这里干什么呢?”陈大爷看着准备离开的捣蛋,在后面大喊道。
“陈大爷,你们看着自己喜欢就自己挑吧!你们挑好了,一会儿有人来拿,不用给钱哈。”
“张哥,涛子,走了。”捣蛋看着还坐在一边的张庆跟马国涛喊道。
捣蛋刚才是故意看给王德他们听得,因为他已经看到王德他们躲在拐角的地方。
看着捣蛋他们几个人走远了,王德他们马上向着戏台这里走来。
但是当他们看着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两位老人家在挑来挑去的时候,眼神里对捣蛋的恨意更加的重了。
两位老人家,正在挑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对劲。马上就看到身后来了十几个光着身子的瓜娃子。
两位老人立马明白了,这些衣服都是这些人的。但是他们想不明白,十几个人,居然让人家给扒了衣服。
“这衣服是你们的?”陈大爷看着十几个人,他们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
“可是捣蛋刚才说这些衣服送给我们了。”高二爷看着十几个光着身子的人,满脸怪异的说道
“啥?”
可怜的王德他们傻眼的看着眼前的两位大爷,又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来你们给我说说,怎么你们十几个人都打不过捣蛋那个瓜娃子,说满意了,就把衣服给你们。”陈大爷好奇心上来了,看着眼前辣眼睛的十几个光溜溜的身体,一时间玩心大起。
“捣蛋,你为什么让两位大爷随便挑那些衣服呢?”张静婕刚才听到捣蛋的喊声,等到捣蛋追上来的时候问道。
“嘿,这两个老家伙,也不是一个省心的主,这回没准在戏耍王德呢!”捣蛋嘿嘿一笑说道。